竹雨春衫冷

二次元

总裁的眉毛看起来少很好画结果画了N遍.._:(´_`」 ∠):_ …只可远观不可近看(ง ˙ω˙)ว 

五,五小时(⍥(⍥(⍥(⍥(⍥;;) 惊呆惹,入坑以来头一次这么长时间的(இдஇ; )

【涉拓】暖阳(小短文)

        “嘶———冷到不行了,难得出个太阳。”
        冬季的阳光伴随着寒冷的空气,一向活力满满的寺岛拓笃此时坐在阳台的榻上眯着眼睛缩成一团,看起来像只无害的小动物般,一下子就萌化了某人的心。
         “嘛,已经一月多了,天气会渐渐暖和起来的,拓笃就再忍耐一段时间吧。”走到寺岛拓笃身边,某人一张英俊的脸笑得温柔无比,用手中的毛毯将人包裹起来顺便搂在了怀里。“再说,还有我这个专属人形暖炉在。”
         “你这家伙……”寺岛拓笃在自家恋人怀里蹭了蹭,一股洗衣粉清新的味道萦绕在鼻间,“越来越会说情话了嘛|・ω・`)”
          羽多野涉哽了一下,无奈的扯了扯某人的脸。
         “哪里哪里,比起某人我还是差得远了。”眼里带着笑意,想起当初拓笃对自己的各种告白而自己却还以为是为了节目效果,羽多野涉心中便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慨还有庆幸。
        他想着,将人搂得更紧了些,寺岛拓笃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靠在他的身上,嘴角微微上扬。
        幸好,兜兜转转,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三百多战小酒鬼终于来啦超开心!(灬ºωº灬)♩

哇捞了一下午都没看见小酒鬼(இдஇ; )小酒鬼你在哪里啊啊啊啊啊(இдஇ; )(இдஇ; )

班级日常?

班上有两个慢性子的小朋友,每次午睡起床他们俩都是最后出寝室的,然后今天两个人坐在床上一边穿衣服一边从各方面互相吐槽对方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笑出了声,简直不要太萌!~

【羽慕】归家(现代文)

     (依然是挺早写的一篇文,补剧时被虐到,就想着自己甜回来(இдஇ; ))
        窗外的雨,已经接连着下了几天。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走着,屋子里飘着一股咖啡的醇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端起印着卡通画的杯子送到唇边,温热的液体划过喉咙,赶走了徘徊在体内的冷意。
        已经很晚了。
        但是慕少艾还没有回来。
        一大清早被患者家属的紧急电话叫走,早餐都没有来得及吃。医者出门前顶着一张笑得灿烂的脸还有略微凌乱的发丝制止了男人想要跟过去的脚步,笑着打趣让他留着早餐。
         …………
       回应他的是沉默的一串儿省略号。
       咖啡的香气渐渐散去,手机亮起的屏幕显示着十几通已拨出记录。
       窗外的雨,显得愈发暴躁起来,豆大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夜幕下,路灯在雨幕里发着微弱的光,指引着回家的方向。
       一声轻响,打破了室内的寂静。杯子被搁在了茶几上,浑身散发着冷气的男人打开门,持着伞走进雨中。
        窗外的天空已是漆黑一片。
        慕少艾擦去额上的汗,将药箱盖好。
       “慕医师啊,真是谢谢你了!”
       “呼呼,大家都是熟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面对着一脸感激的一家人,慕少艾笑着摆摆手,背着急诊箱悠哉的走向单元门口,身后的几人望着那离去的背影,不由地就感叹起来。
        “慕医师的医术还是那么好……”
        “是啊,而且长的也好,人也善良。”
        “就不知道是哪家姑娘那么有福气喽。”
        “谁知道呢……”
         小区门口。
         慕少艾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望着眼前的人,笑得宛如偷了腥的猫儿。打着伞的男人也不说话,只是帮某个人遮着雨,目光落在仿佛可以拧出一盆水的衣服上,眼底浮起一抹暗色。
         “呼呼,羽仔你来得可是有点晚,老人家我淋了老长时间的雨了,感冒了可是要你负责啊~”
         看着面前虽然还是冷着一张脸但是眼神隐隐约约起了变化的人,慕少艾心中暗爽,面上却保持着无辜的笑容伸手拍了拍羽人的肩膀顺便接过了伞。
        “走了走了,老人家我都快要饿死了,羽仔你没有把我的早餐偷吃了吧?也不知道这个点儿有没有宵夜可以买。”
        一路上,某个自称老人家的人碎碎念着不停,一旁的人也不搭话,只把人拢在怀里,暗暗输送着功力把衣物烘干。
          雨还在下,水坑映着路灯的光,雨滴跳着舞蹈从天而降,落在地上变成一朵朵水花。
         “慕少艾。”低沉磁性的声音悠悠转转钻进某人耳朵里,硬生生扯住了正迈开的腿。
         “嗯?”某人转头对上羽人一双深邃的眼眸,里面倒映着一张带笑的面容。
         “以后一起。”羽人非獍说完,又顿了一下,“吾陪你。”
          慕少艾脸上悠哉的笑容一顿,一脚踩进路边的水坑,泥水顿时欢快的飞起落在了某人裤腿上。
         不能偷溜着去找朱痕喝酒了……每次出诊完就偷溜着去找好友喝酒的慕少艾表示这可有点难过,不过羽仔难得开了窍……也不错呀,呼呼~
          “羽仔,你这是在考验老人家的心理承受能力么?”虽然开心,但是为了美酒,嘴上还是要说说的。
         “……”
         “嗯。”
         …………??
         羽仔,你学坏了!
         雨,还在下着,却显得温柔了许多。家家户户一片漆黑,路灯也沉睡着……两道身影共着一把伞并行在雨中,不远处,昏黄的灯光隐约可见,窗口的风铃叮铃作响,仿佛正欢迎即将归家的主人。

(表问我为什么生病了不送医院,因为我也不知道(:з」∠)_为森莫羽仔跟着就不能和好基友喝酒,因为带着羽仔去会被好基友拒之门外,因为少艾每次喝醉朱痕送他回去后,老人家就会抱着朱痕不撒手,而且后来还会抱着羽仔喊朱痕,没错,羽仔就是!~吃醋了_(:з」∠)_朱痕表示某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感觉自己有生命危险_(:з」∠)_)
                                                                 End
                                                              2016.7.2
      
         
       

【风白黑亲情向】归处

   (同样很早的一篇文,灵感当时来自白衣重伤跳下悬崖那段剧情,素的,假装没有看到后面的剧情_(:з」∠)_)
   无边无际的黑暗,他已不知沉浮了多久,直到如黎明破晓般那一束光的出现,引导着他的意识醒来。
   渐渐的,黑暗褪去,世界清晰起来。
   昏黄的烛火,简单整洁的草屋,有月光透过缝隙偷溜进来,洒下一片微光。他就这样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平静而满足。
   “你之伤,还需静养。”
   门口处,飘逸不凡的身影望着群山景色,语气淡然,眼中却是划过一丝欣慰。漫长的岁月,他虽已经历过数次的生离死别,却无法对它们释怀。
   “徒儿知道。”白衣点头,苍白虚弱的脸庞依旧带着沉稳的表情,只是转念想到如今苦境的状况,内心不由有些担心,还有洛子商和…………
  “苦境之事自有下一步计划,洛子商之伤无碍,你可放心。”
   似是察觉弟子所想, 风之痕拂袖转身,望向卧在床榻上的白衣剑少。
   “这次劫数于你而言,也是一场磨练,休养期间你可静心领悟所体会到的东西。”
   “是”白衣剑少点点头,眼中是一贯的认真,“此战,徒儿确是受益匪浅,此外坠崖之时,皇弟他——”
   “皇兄!”
   话音未落,烛火随风摇曳,白衣只觉眼前一闪,伴随着寒风迎面而来的还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二人即将碰上之时,一道气劲将那身影阻拦了下来。
    “砰!”
   那身影被突然而至的气劲弹开,虽及时调整身形却也噔噔噔后退两三步方才站稳。
   “师——尊!”
   身影在烛火下显出妖异面容,正是白衣刚刚提及的黑衣剑少,只是此时黑衣剑少吐出的“师尊”两字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静修多年,还是如此鲁莽。”风之痕无奈摇头,背手而立,然眼里却无责怪之意。
    余光扫到自家皇兄身上绑得厚厚的绷带,黑衣也知是自己心急过头了,只得哼一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服气。
     然后一转头便是对上白衣染上笑意的眼眸。
     黑衣顿觉心头一梗,情绪莫名躁动起来。这种父母包容孩童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可恶,很!不!爽啊!
    黑衣瞬间炸毛 :白衣!吾已经不是孩童了不准用那种眼神看吾!
    “是是是,皇弟长大了。”→这是一如既往温柔包容弟弟傲娇的白衣。
    “又开始胡闹……”→这是为两个爱徒奔波劳碌操碎了心又当爹又当妈的风之痕。
    晚风拂过,虫鸣渐隐,星光点缀于漆黑天幕上。
    孤独峰上,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静立于崖边,正是风之痕与黑衣剑少,而身后不远处的小屋内,醒来不久的白衣再次昏沉睡去。
     虽然白衣醒时看起来除脸色苍白了点外并无异样,但师徒三人包括白衣自己都很清楚,那伤势有多重。
     “黑衣。”风之痕望着此时平静的天空,一双眼里沉淀着锋芒。
     “吾知道,你想说什么。”黑衣转头,妖异面容上一改小屋中的桀骜,反露出几分沉稳坚定“吾在那天说过,这一次,绝不会让皇兄放开吾之手,所以……”
    黑衣蓦然一笑,眉眼绽出说不出的肆意狂野。“吾会变得更强大!”
    只有变强,他才可以用他手中的剑,保护他所想要保护的人不受伤害!
     察觉到徒儿身上的变化,风之痕并未多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路,但是……
    “黑衣。”风之痕沉声开口“吾希望你和白衣知道,风之归处,永远有你们的存在。”
      时间仿佛静默了一瞬。
     “哼,吾,吾才不稀罕……”似是被师尊的话惊到,黑衣愣了一下,回神过来立马反驳了一句。只是那原本高昂的语气较比之前似乎弱了许多。
     而眼尖点便可发现,那从发中露出的耳尖,悄悄爬上了一抹红晕。
     风之痕闻言并未多说,眼中却是透露一抹了然,转身化光而去。白衣一事已了,他需回不动城商讨下一步计划。
    而黑衣在崖边纠结了半天,心里嘀咕着刚刚是不是态度不太好,难,难道要自己去道歉?可是这不是自己的风格啊……………啊啊啊啊啊太不痛快了!看皇兄去!谁敢来找麻烦一剑劈死他!
     
     End~
2016.2.25
   

【剑冰】毒(很早写的第一篇文,文笔渣求轻拍_(:з」∠)_)

      (灵感来自阿冰哥被天之厉夺去厉元神智尽失后剑冰他俩的互动,简直不要太萌\(//∇//)\)
      夏季的雨,狂暴而沉闷。
      天空的乌云层层叠叠,电蛇伴着轰然雷声穿梭其中, 豆大的雨点被老天倾泻下来,重重敲打着每一个地方,“砰砰”作响。
       屋内,冰无漪坐在窗边的轮椅上,发上渐渐坠满晶莹水珠,他的眼神空洞,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只有遥远而模糊的记忆,带来阵阵莫名心痛。
       风雨渐盛。 剑布衣匆忙赶回来时,见到的便是已经湿透了的冰无漪。
      无奈叹了口气,剑布衣走到窗边关上窗户,又将冰无漪抱到床边帮他擦干了头发,用功力直接烘干衣服以免染上风寒。
     而期间那人像个木头娃娃般,乖顺的任他摆弄。
      若是从前的冰无漪,怕是绝不会这样乖顺。剑布衣心思复杂的想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那张精致的脸,一笔一笔勾画出熟悉的轮廓。
      修长的眉,蝶翼般的长睫下,往日飞扬灵动的眼神,此时却是空洞苍茫。然而自那片空洞中,剑布衣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唯一的,仿佛世界只有他一人的倒影。
      只有他一人。剑布衣心跳猛然加快起来,就连呼吸也急促了几分,他将对面的人紧紧拥进怀里,那双平日里握剑以一敌十的双手,此刻微微颤抖着。
      冰无漪于他,像是毒。深入骨髓无药可解,也不愿解。
      面对神志丧失的冰无漪, 他有时甚至希望,冰无漪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只依赖他一人。这种贪婪的独占欲,像只狂暴的野兽潜伏在剑布衣的心底,随时可能爆发而出。
      “冰无漪……”一瞬间仿佛失去浑身力气,剑布衣将头靠在冰无漪颈间,细细嗅着熟悉的气息。俊朗眉目透出几分疲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不想,伤害他。
     “比起这个你,我还是喜欢那个天天与我吵架的冰无漪……好友……”
     哪怕万劫不复,他剑布衣,一人承担就好。

                                                                  End
                                                          2016.2.13